roe遊戲奧飛娛樂巨額商譽暴雷或持續

100

從收購的標的來看,奧飛娛樂上市4年間囊括了動漫IP、影視製作、發行播映、遊戲開發等動漫產業鏈中的主要環節,基本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產業結構。

一系列的併購看似產生了規模效應,奧飛娛樂的營收規模迅速增長,而在其增長的背後卻暗含危機,由併購所帶來的邊際效用正在逐漸遞減,2019年,營業收入的增速雖然達到了前所未有的,但與之相對應的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卻分別同比增長了與。

2019年,奧飛娛樂雖有重大的併購行爲,但當年沒有實現並表,沒有增量並表的提振,過度擴張的後果迅速顯現。當年年報顯示,上市公司2019年實現收入億元,同比僅增長,淨利潤億元,同比增長。細分項中,占公司主營業務比重高達的玩具銷售類業務營業收入增速只有。與之相比,相關費用的增速依然遠高於營收的增速,當期上市公司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同比增長與。

更值得注意的是,奧飛娛樂2019年應收帳款從年初的億元增長至年末的億元,增長幅度達。

上市公司擴張所帶來規模效應的轉變與邊際效用遞減並沒有引起管理層的重視,同時公司管理層在2019年年報中提出構建「中國迪士尼」的目標,並進一步開展併購業務,由此產生了公司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併購。2019年年初,公司支付億元(其中,億元以發行股份方式支付,億元以現金方式支付)獲得北京四月星空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四月星空」)100%的股權,形成億元商譽。同期,奧飛娛樂支付9400萬美元現金,收購美國公司Baby Trend Inc.(下稱「BT」)100%的股權,形成商譽億元。四月星空和BT的並表使得公司的營業收入重回兩位數的增長,2019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億元,同比增長,但當年的淨利潤僅億元,同比下降,首次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情況。

失去了併購的加持,2019年,奧飛娛樂的營業收入增速回到了個位數,當期實現營業收入億元,同比增長;淨利潤6855萬元,同比下降。更爲殘酷的是,奧飛娛樂2019年出現了營業收入負增長,當年營業收入爲億元,同比下降;淨利潤億元,同比下降。

從ROE的角度,也可以清楚地看出盲目的併購對於公司盈利能力的影響,奧飛娛樂的ROE自上市初期的一路緩慢爬升,於2019年達到峯值,迪士尼當年的ROE則爲。從ROE的角度看,2019年,奧飛娛樂的盈利能力似乎已經強於它的目標——迪士尼。

與其不同的是,隨後的4年中,迪士尼ROE進一步穩定提升,由增長至2019年的,反觀奧飛娛樂,則急轉直下,甚至於2019年一度達到,兩者之反差不可謂不強。

2019年半年報顯示,奧飛娛樂當期實現營業收入億元,淨利潤億元,ROE恢復到,繼2019年巨虧之後報出盈利。但通過研究最新一期半年報數據,《證券市場周刊》記者發現,其盈利的持續性存疑。

2019年上半年,奧飛娛樂的營業收入與2019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基本持平,分別爲億元、億元,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銷售費用、研發費用理應與上年同期基本相同,實際上卻分別同比下降、3%,合計減少億元,而當期淨利潤則僅有億元。

從營業收入結構的角度看,2019年半年報顯示,奧飛娛樂電視媒體類、遊戲類、信息服務類業務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爲、、,相比上年同期的增幅分別爲個百分點、個百分點、個百分點,基本上變化不大;而占比較高的玩具銷售類、嬰童用品、動漫影視類2019年上半年的占比則分別爲、、,相比上年同期分別變化個百分點、個百分點、個百分點。從絕對數量的角度來看,2019年上半年,奧飛娛樂玩具銷售類的營業收入相比上年同期減少8184萬元,嬰童用品收入相比上年增加了7318萬元。

無論從比例還是絕對值的角度,兩份半年報所顯示的公司營收結構都沒有發生重大的變化,因此億元的銷售費用與研發費用減少額就顯得十分突兀。通過進一步查詢當期半年報所公布的銷售費用與研發費用構成,《證券市場周刊》記者發現,相比上年同期,2019年上半年,奧飛娛樂的廣告推廣費減少1750萬元,職工薪酬費減少4301萬元,產品設計費減少2358萬元,運輸商檢倉儲費減少1178萬元,四大項費用合計減少8633萬元,占總費用減少部分的。

營業收入基本持平、收入結構未發生重大變化,職工薪酬、研發費用、廣告費等費用卻大幅縮減,奧飛娛樂存在控費增收、進行盈餘管理之嫌,更何況依靠壓縮費用產生的業績也難以持續。

對此,奧飛娛樂相關負責人對《證券市場周刊》記者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潮流產品收入占比同比上年有較大下降,針對相關的市場推廣費用、人員投入、研發投入等均有較大下降;基於公司戰略和經營思路調整,公司的產品結構和相關費用實質上已經發生較大變化,與上年同期不具有完全可比性。

減值尚未結束?

2019年,奧飛娛樂業績驟降,前期連續併購所積壓的問題全面爆發roe遊戲,當期合計發生各類資產減值億元,其中存貨跌價損失億元,壞帳損失億元,商譽減值億元,占總減值的。

奧飛娛樂2019年應收帳款類的減值主要源于海外擴張的失利,令人詫異的是,2019年公司確認海外影視投資項目《刺客信條》8605萬元收入,轉年間就對該部分應收款全額計提壞帳準備roe遊戲,確認收入時,合拍方未能提供海外結算清單,公司基於「謹慎」原則對海外非院線部分的收入、宣發費用作了詳細分析及評估費用並確認收入,而2019年與進行《刺客信條》的對帳結算,對方回復結算顯示海外淨收益爲虧損1619萬美元,即公司收益分成爲零,雖不認同對方費用支出,但出於「謹慎」原則,本次全額計提壞帳準備8605萬元。